|
火热 各路“王海”杀向商场
作者: 彤 来源: 新闻网 日期: 2017-05-10 17:08:46
又明确“退一赔十”还规定“千元保底”职业打假人的春天悄然来临。王海透露,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》实施。认识的一些专门受理投诉的工商人员都纷纷投身打假,还有曾经的淘宝店主也投身电商打假。以前我国是企业导向型社会,随着新《消法》实施,开始逐渐向消费导向型社会过渡,这是一个巨大进步。打假行业还能持续多久?王海说,得等到没有假货的那天。 专业打假21年,王海。民间称其为“打假第一人” 另类的一群人。 以发现假冒伪劣为目标,隐藏在暗处。以知假买假索赔为目的与商家斗智斗勇,刁民与英雄的争论中一路走来,从1995年王海购买“索尼”耳机,如今遍布各行各业的打假索赔。就是职业打假人。 聚焦职业打假人,315来之际。关注他21年来与商家博弈的江湖足迹。 探路 两副耳机尝试索赔 为职业打假开启了一扇门。谁能想到短短一句话。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以下简称《消法》正式实施,1994年1月1日。第四十九条规定:经营者提供商品或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“退一赔一”但当时这条维权规定并未立即掀起多大风浪,直到一年后,一个22岁的青岛小伙儿出现。 王海陪亲戚来京参加中戏艺考,1995年3月。闲来在交道口一家书店中他看到有关《消法》书,对“退一赔一”条款颇感兴趣,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北京隆福大厦购买两副“索尼”耳机,每副85元。当时想法特简单,万一维权成功了就能获得170元利润,不成功我就留着自己用。 王海开始了维权路。消协、工商、质检、厂家…几天下来,面对做工粗糙的耳机。又吃饭又打车,王海一算账,就算维权成功“也亏大发了一狠心,又返回购买地,将剩余的10副耳机全买下,继续投诉。不过过程仍不顺利,回青岛前,王海将耳机全部退货,也没得到赔偿。拿到赔偿是几个月后的事儿了当时退货的想法就是这事儿没干成,那就止损吧。 此事被媒体得知,回家后。王海成了报纸上的常客。经过考虑,半年后,再次进京,正式开始打假。当时主打方向还比较单一,主要是各种皮具,假皮鞋、假皮带、假皮包等,一周时间就获利8000元,还是比较可观的尝到甜头,王海也决定将“生意”继续做下去。 火热 各路“王海”杀向商场 王海逐渐被媒体塑造成打假维权典型,随着打假越来越频繁。民间称之为“打假第一人” 但很快,〓 王海的行为也引发商家和部分社会人士的指责。王海就得到来自官方的支持。国家工商总局、全国人大法工委等纷纷表态,说王海现象符合既定方针,应予以肯定。1上海私家侦探公司995年11月,中消协主持下,社会上开始了对“王海现象”大讨论。消法》主要起草人之一的河山,也出面力挺王海。 王海转战南方城市,1996年初。许多大商场买假索赔。但道路并不平坦,商家白眼相向,地方政府漠然处之,使他不得不无功而返。事后他总结,失败是因为没有运用法律诉讼的武器。 王海合作注册成立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公司,1996年12月。将个人打假导向了公司化运营。王海招募了一批调查员,多方出击,搜集假货线索。巅峰时期,公司旗下调查员达到200人之众。 各地的王海”不约而同地杀向商场,同年。疯狂购买假货,高举《消法》第49条索赔。当年活跃的第一代打假人包括:北京的杨连弟,广州的张磊落,天津的李承吉,南京的吴胜,石家庄的郭振清… 遇冷 恶名在外易被拉黑 随着社会对“知假买假”争议加剧以及部分打假人的不规范行为,2000年之后。公众对打假人质疑声渐起。也就是那时,王海本人也遭到被打公司的受贿举报,一时间,被看成“黑吃黑”例子。2005年前后,打假索赔陷入低谷,有的打假人退出江湖,有的孤军奋战。王海则将触角延伸至物业领域。如今的王海,除了打假,还是几个小区的物业管理方。 也改变了王海的打假生态。最近几年,随着电商迅猛发展。王海逐渐让公司加强电商平台的打假比重。透露,去年所打击的假冒伪劣涉嫌欺诈的案例中,相当一部分来自电商。电商打假,也给王海带来一些小烦恼。上海讨债公司 说,以前在实体店中,可以随时买出假货,而如今在网上,个人注册账户早已被列入黑名单,王海只能注册多个账户或借别人账户下单。每次下单都比较麻烦,需要不断更换账户。 微博简介上写着“一个清道夫、吹哨人、公民检察官,打假21年的王海。以赚钱为手段,以打假为目的微博内容大部分跟假货、打假和索赔有关。说,打假与正义无关,就是一场商业交易,且是公平交易。 争论从未停歇。鲜为人知的购假索赔的首例判决,打假江湖21年。竟来自《消法》主要起草人河山。1996年,河山主动“以身试法”北京花2900元购买两幅假冒徐悲鸿《奔马图》随后诉到法院获得5800元赔偿,成为我国首例知假买假裁决。但这些并未消除社会对知假买假索赔的论争。即便在法庭上,被打假企业也经常以“知假买假不是消费”为由抗辩。